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邓超,输惨了......

2023-05-11 00:17:30 16

摘要:今年的春节档神仙打架,但胜负早已明了。有胜者,如《满江红》《流浪地球2》,自然也有败者,如邓超导演+主演的《中国乒乓》。相比邓超在春晚舞台上出的风头,他的这部作品争议很大。前两天还因为临时撤档被送上热搜,理由是宣发过程中有重大失误。我查了一...

今年的春节档神仙打架,但胜负早已明了。

有胜者,如《满江红》《流浪地球2》,自然也有败者,如邓超导演+主演的《中国乒乓》。

相比邓超在春晚舞台上出的风头,他的这部作品争议很大。

前两天还因为临时撤档被送上热搜,理由是宣发过程中有重大失误。

我查了一下,《中国乒乓》上映首日,票房只有2925万,还不到《满江红》的十分之一。

不仅出师不利,还因为自救撤档,被人嘲笑。

当然也有为他打抱不平的。

有赞片方明智的。

但不论怎样,邓超这次确实输惨了!

要我说,这部电影本身就更适合国庆档。

故事很简单,很燃很热血,两个字概括就是“逆袭”。

讲的是上世纪末,中国男乒历经五年低谷后,重整旗鼓,终于再创高峰。

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,不知道躲开了春节档,一个月后重映,观众是否真的愿意为它买单。

抛开票房,单论口碑,已经是邓超和俞白眉的高峰:

开分7.0,一万多人参与评分,好于79%的运动片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邓超真的输了吗?

答案见仁见智。

也许就如《中国乒乓》里的最后一句话所说:

“可能到死的那天都没赢,但也要踏踏实实地闭上眼睛。”

而这,恰恰也是邓超从一个小城浪子走到今天的原因。

01

叛逆的问题少年

“我叫邓超,不是超人的超,而是超生的超。”邓超一贯这么解释自己的名字。

79年生人的他,恰好赶上第一批独生子女政策。在邓妈妈肚子里都五六个月了,还差点被引产。

倒不是因为他上头真有亲生的哥哥姐姐,而是因为重组家庭。邓超的父母结婚前,已经各自有自己的孩子。

而邓超作为两人唯一的结晶,就这样成了这个特殊家庭里最核心的情感纽带。

好处自然是从小被千恩万宠,永远是家里人关注的焦点。

但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——

哥哥姐姐们有了矛盾,最后挨打的却总是他,因为只有他是亲生的,父母打起来名正言顺,不偏不倚。

在这种微妙复杂的家庭环境下,邓超既外放爽朗、有恃无恐,又足够敏感,会察言观色,能充当一个大家庭的粘合剂。

学习成绩还好,年年省三好学生,简直是个乖小孩的完美模版。

然而乖小孩的青春期,就像开盲盒。

谁能想到,上初中后的邓超荷尔蒙分泌旺盛,变得躁动又疯狂,人送外号——

“混世魔王”。

打耳洞戴耳钉、穿喇叭裤去舞厅领舞、头发染七八种颜色、永远在打群架、爱打抱不平......

甚至因为看不惯学校保安欺负女同学,拿着菜刀追砍保安,被扭送进了派出所。

老师对他失望透顶:“邓超疯了!”

火热又冲动的青春无处安放,他爱上了去迪厅跳舞。

那种自由扭动的快乐,让他食髓知味,还一度混成了领舞,赚了点小钱。

但传统的父母无法接受,怒气冲冲地冲到舞厅,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,把他押送回家。

十几岁的孩子就像弹簧,打压越重,反弹越大。

第二天,邓超离家出走,偷偷来到东莞,继续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如果不是看到了那一幕,如今的邓超也许依旧混迹在娱乐场所,肆无忌惮地当一辈子小混混。

到东莞半个月后的一天,他在这个陌生的离家千里的娱乐之城,突然看见了两个相互搀扶着的虚弱身影。

仔细一看,果然是爸妈。

他们四处打听儿子的下落,竟从广州一直找到了东莞。

一见到他,爸妈如释重负,又心怀忐忑:“孩子回去吧。”

这回,他们是真的害怕了,服软了。

邓超看着他们憔悴的面孔,突然注意到已经白了的头发。

人长大,往往只在一瞬间。

邓超心狠狠一痛,叛逆的青春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。

但世事从来如此,过往的一切经历不论好的坏的,在未来的某一刻,都将会派上用场,因祸得福。

很快,走回正轨的邓超,好运来了。

02

戏疯子

眼看文化课落下最重要的好几年,是怎么也补不上了,爸妈就送他去读艺校学美术。

这拿画笔的天赋,也不是人人都有的,邓超没学成美术,倒是因为迪斯科跳的不赖,被话剧班选中了。

在恩师邓学东的耐心引导下,1998年,19岁的邓超去了北京艺考。

无背景无基础的小城青年,无可依仗,有的仅仅是一腔不怕失败、一往无前的勇气。

混过社会的孩子,虽然带着一丝混不吝的痞气,候考时架着脚嚼口香糖,还被黄磊训斥了。

但那份天然带有的胆色,在同龄人中间就是格外扎眼。

面试中戏时,邓超大大方方地模仿张学友唱歌,惟妙惟肖,毫不扭捏。

他享受表演,一看就是天生的演员。

考官慧眼识珠,邓超被中戏录取,一只脚迈上了演员这条路。

我总觉得,邓超身上有一种极致到疯狂的美感。像太阳,光芒四射,激情澎湃,却也炙热到拥有自我毁灭的力量。

他可以全然将自己陶醉进一个领域,不死不休。

上中戏后,邓超疯狂爱上了表演,得了个“戏疯子”的外号,在演员里,这不亚于最高的夸赞。

他会藏在衣柜里躲宿管阿姨的查寝,半夜点着蜡烛排练,白天背着包满校园轧戏。

演的激动起来,冲着舞台的地板就热吻下去。

没戏拍时,急的一大瓶二锅头,一口气灌下去。

大学四年,他演了不下五百个角色,别人都爱演主角,他专挑些不太“正常”的角色——

残疾人、智障、反串......

毕业大戏,他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喜剧《翠花,上酸菜》,至今仍是他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作品之一。

不得不说,解放天性这门课,邓超上的真不错。

这种为戏痴狂的学生,实在不多见,临毕业前,邓超竟被人艺收做了实习生。

按以前的惯例,去人艺实习演出过的学生,毕业进人艺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

谁知最后领导告诉他:“你是个很好的演员,但不适合人艺。

邓超心凉了半截,一时难以接受。

演完那天,出了人艺就买了一瓶二锅头干了,然后坐在马路边哭。打车回去时,出租车司机看着他颓废的样子,大约担心他想不开,出言劝慰:

“哎,兄弟,没什么过不去的。”

这话邓超记了一辈子。

司机说的没错,演话剧认识的冯远征前辈,把他推荐给了国家话剧院的院长,很快他顺利通过筛选进了国话。

演员行业,朝不保夕,人人热衷进体制,无可厚非。

但于邓超而言,很难想象,棱角分明的他会像老一辈艺术家一样,一板一眼地熬到德艺双馨的年纪。

他身上的野性和冲劲,也必将带着他往更精彩的方向走去。

03

当红小生

2003年,24岁的邓超在《少年天子》里饰演顺治。

这部电视剧如今看去依旧不算过时,戏里老戏骨如云,精彩纷呈,一举把他捧上了当红小生的位置。

当然,这部剧对他的影响不仅如此,还在于遇到了一份炙热的爱情。

同为性情热烈的人,剧里饰演静妃的郝蕾与邓超一拍即合,感情像干柴烈火般燃烧起来。

但这样的感情,往往经不住时间的考验。

不到两年,两人决裂,据说分手时并不体面,大闹一场。

直到遇到孙俪,邓超这匹脱缰的野马,似乎终于被人握住了缰绳。

2005年,26岁的邓超主演高希希的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和《甜蜜蜜》,与23岁的孙俪相恋。

互补型的恋人,其实最合适脾性极致的人。

孙俪身上的沉静,和那种岁月静好的柔软于他而言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。

“我想我那时就是喜欢上了这么文静的感觉,每天我就静静地看着她。”

这段稳定又正向的关系,像一个锚,让他终于有了心定之所。

出乎意料的是,结婚后的邓超,竟开始放弃一片大好的电视圈,转而向更加未知和残酷的电影市场进发。

我想这里面其实包含着两个原因——

一是孙俪的《甄嬛传》封神,“娘娘”称号一出,无人能敌。这于他是荣耀,同时也必然是个压力。

二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共同的最高信仰——拍电影。

为了演好角色,邓超延续着他一贯“戏疯子”的风格,以演技好还爱自虐著称。

沉浸在角色中,他什么都敢干。

拍《影》时,先增肌20斤又在2个月内减重40斤,连张艺谋导演都说:“他的玩命,超出我的预期。”

最有视觉冲击力的一个戏份,要数《烈日灼心》里这个注射死刑的画面。

他全程要求真实注射,针头真实地扎进血管,进入血液,浑身开始战栗,脸上的肌肉无法控制地抽搐。

片刻后,瞳孔放大,眼里的恐惧瞬间消散,变得黑黢黢像黑洞一样。

一切无声又真实地给人巨大的冲击。

他还曾与香港男演员吕颂贤演过一出激烈的吻戏,也算是牺牲很大了。

毫无疑问,作为演员,他是合格的,甚至优秀的。

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,说黄晓明每演一部正剧,就奖励自己演一个霸总。

而邓超每演一部电影,就奖励自己拍一部喜剧。

没想到,成为了好演员的邓超,竟转头跑去跟“调教”自己的张艺谋冯小刚抢饭碗去了。

不得不说,野心有时往往与能力无关,只关乎勇气。

但这件事,邓超做的却并不顺利。

04

坎坷的导演梦

《跑男》播出后很长一段时间,邓超家喻户晓。

事业顺利,家庭稳定,他开始盲目自信,认为自己参透了喜剧的奥妙。

于是开始不断制造喜剧“烂片”。

2014年,他把话剧舞台上广受好评的《分手大师》搬上大荧幕,投资、导演、主演,全部自负盈亏。

拍出来虽然票房不错,但口碑却并不如人意。

还有拉上孙俪一起演的《恶棍天使》,都是票房过亿,口碑滑铁卢的典型案例。

看似赚了,却消耗了大量的观众期待。

而这,也许也是今天《中国乒乓》不受青睐的原因之一。

我想以他的努力程度,想必他是尽了全力去做的。

但他还是费解,对不尽如人意的口碑感到意外。

我倒觉得,邓超是演不好喜剧的,他放弃喜剧是一步好棋。

因为他并没有像赵本山、周星驰一样,真正地苦过。

好的喜剧,内核是悲剧,只有把最痛的东西笑着解剖开来,才能真正打动人。

而超式喜剧的搞怪,说白了,太浅薄。

这一点,聪明如他很早就意识到了。

“这么多年,我知道自己哪儿疼,大象就在客厅,不能假装看不见,面对别人的批评,面对嘲笑,我很多次巧妙地回避了这个问题,如果我自己不反思的话,这个问题肯定是过不去的。”

庆幸的是,他足够的自省,用几年时间,放下自负骄傲,沉下心来做想做的事。

在做导演这件事上,他渐渐变得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。

他亲身经历的这种心境,也是他选择《中国乒乓》这个题材的根本原因。

“这世界上有人想拍一个令人失望的作品吗?肯定自己以为大家应该喜欢,结果拍了一个令人失望的东西。所以我们为什么特别想拍《中国乒乓》,这个戏对我们自己是极大的治愈,我们用戏中的精神鼓励着自己,撑着自己往前走。”

相比张艺谋一代导演的老练与高明,邓超要走的路还很长。

但我还是被那句话感动到了——“可能到死的那天都没赢,但也要踏踏实实地闭上眼睛。”

所以比起抨击,我更想给予激励。

毕竟内娱可以容不下轻松捞钱的流量鲜肉,但一定要容下正在进步的人。

@如果你竟然看到了这里,希望能点个“在看”,分享给更多的朋友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